第二章 为什么要立遗嘱(2)

  三、不期而遇的风险

  人生最大的风险,是死的风险。

  据统计,中国每年由于猝死、自然灾害、意外事件导致的死亡人数超过800多万。而每年这些非正常死亡和正常猝死的800多万人中,立了遗嘱的人少之又少,原因是,所有人都认为——还早!

  相关资料1:近年来名人猝死的不完全统计

  以下是近年来演艺界猝死的不完全统计:

  一、张国荣:2003年4月1日,张国荣因抑郁症失控从香港东方文华酒店24楼坠下,终年46岁。二、柯受良:曾经驾车飞越黄河的著名艺人柯受良,2003年12月9日在上海猝死,年仅51岁。三、梅艳芳:2003年12月30日,香港知名艺人梅艳芳因子宫颈癌病逝,终年40岁。四、梁左:一代英才、才华横溢的著名影视剧作家梁左因突发性心肌梗塞于2004年5月19日猝死,年仅44岁。五、陈逸飞:享誉世界的艺术大师陈逸飞2005年4月10 日因病突然去世,年仅59岁。六、古月:以出演毛泽东闻名的特型演员古月于2005年7月2日因突发心肌梗塞去世,年仅66岁。七、高秀敏:著名小品演员高秀敏2005年8月18日因心脏病猝死,年仅46岁。八、陈晓旭:因成功饰演林黛玉而深入人心的内地知名演员陈晓旭2007年5月13日因乳腺癌在深圳病逝,年仅42岁。九、侯耀文:相声大师侯耀文2007年6月23日在家中突发心脏病逝世,终年59岁。

  其他无法一一详述的还有:央视主持人罗京(2009年,48岁);香港艺人沈殿霞(2008年,60岁) ;演员傅彪(2005年,42岁) ;《我爱我家》中的爷爷文兴宇(2007年,66岁) ;“大傻”成奎安(2009年,54岁) ;马季(2006年72岁) ;《还珠格格》中 “香妃”的扮演者刘丹(2000年,26岁) ;歌手罗文(2002年,52岁) ;演员李媛媛(2002年,41岁);歌手高枫(2002年,35岁);歌手阿桑(2009年,34岁) ;《情深深雨蒙蒙》中方瑜的扮演者李钰(2009年,33岁) ;台湾音乐才子马兆骏(2007年,48岁);歌手叶凡(2007年,37岁);赵本山的大弟子李政春(2007年,45岁);《外来媳妇本地郎》康祈宗 扮演者郭昶(2006年,50岁) ;著名导演、演员丁霄汉(2009年,42岁)。

  因为篇幅关系,无法罗列的近年来英年早逝的企业界名人有50多人,而从2010年1月到2011年7月的19个月时间里,就发生了包括德尔惠公司创始人兼原董事长丁明亮、兴民钢圈董事长王嘉民在内的19名企业老总猝死的事件。

  同样因为篇幅关系,无法罗列的近年来英年早逝的学界精英有30多人。据《光明日报》报道,国家有关部门公布的调查结果表明,我国知识分子平均寿命为58岁,低于全国平均寿命10多岁。北京中关村知识分子平均死亡年龄为53.34岁,比10年前缩短了5.18岁。

  相关资料2:近年来国内重大航空事故的不完全统计

  2002年4月15日,中国国际航空股份有限公司CA129北京—釜山航班在韩国庆尚南道金海市坠毁。机上共有155名乘客和11名机组人员,确定死亡人数为122人,失踪6人,幸存者38人。

  2002年5月7日,中国北方航空公司一架麦道82飞机在大连附近海域坠毁。机上103名乘客和9名机组人员全部罹难。

  2002年5月25日,中华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一架客机在澎湖附近海域坠机,机上乘客和机组人员共225人全部罹难。

  2004年11月21日,由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飞往上海的MU5210航班,在起飞后不久坠入机场附近南海公园的湖里。包括47名乘客、6名机组人员在内的机上53人全部罹难,地面遇难人员为2人。

  2010年8月24日,河南航空有限公司VD8387航班在接近伊春林都机场跑道时失事,42人遇难,其中近半数为两部委官员,此次事故终结了5年多的中国航空安全无重大事故最长时间。

  作者解读:死亡也需要风险控制

  死亡的风险到底有多突然,一个人和死亡的遭遇到底有多离奇,下面这个例子也许可见一斑。

  《左传•成公十年》里记载了晋景公的死。这位曾击败楚国和齐国两个大国,终结楚庄王、楚共王霸业的牛人,竟意外地死在茅坑里。

  一天晚上,晋景公梦见厉鬼,吓得半死。后来听说有位巫师颇通鬼神之事,于是就召这位专家入宫解梦。

  专家就是专家,一卦下来,巫师立马说,“大王,您碰到鬼了!”。景公一听高兴了,“有两把刷子!快给寡人捉鬼!”。不巧这位专家是个实诚人,本 着专业精神对景公说,“不好意思啦大王,这鬼是先世功臣,是有威德的大力鬼,又正值愤怒之时,制服不了,大王您赶紧办后事吧!”景公不信,冷笑道,“那你 说说我什么时候死?”这位专家一点眼力见儿都没有,“大王的病,恐怕等不到新麦子下来了。”景公一拍桌子,“那好!先抓起来,等新麦子下来再办你!”。

  到了六月份新麦子下来的时候,景公叫人把麦子煮好,再把巫师提出来,指着麦子对巫师说,“你不是说寡人吃不到新麦子吗,你看这是什么?”景公一边说着,一边举起筷子就要吃,但突然觉得肚子不舒服,赶紧起身亲自去上厕所,边走还边说,“你等着,你等着!”

  然而,谁都没听到景公来也匆匆、去也冲冲的声音,过一阵赶紧派人去茅坑请安,却发现景公已经跌入粪池而死!

  除了少数得道高僧,宣一声佛号,双腿一盘、两眼一闭就圆寂了,一般人谁预测得了自己的死亡?且不说名人,就是我们身边认识的人中,这些年来因为车祸、患病,或者其他意外事故英年早逝的人也并不少见啊。

  既然死亡是一个实实在在的、随时可能会遇到的风险,既然老天爷并不允许所有人都能预见到自己的死亡,并对后事做出安排,那么科学的态度就应当是未雨绸缪。如果亡者事先没有立下遗嘱,对于刚刚经历一场悲剧的家庭而言,很可能又会迎来一场难以避免的新悲剧。

  和几个朋友闲聊,说到人生的无常,有个会计师朋友抑郁起来了,“照你们这么说,我都不要活了,随时想着去死,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我打趣说,“你们会计不是天天做风险控制吗?这也是风险,也要控制,要做预案的呀!”

  会计师立马儿展颜,“这个说法我能接受!”

 上一页»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