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情民意信息示例:关于通过信访机制优化公共政策的建议

民盟东城长征支部 吴镝鸣

协商是一种普遍的解决冲突的机制。信访作为中国特色的矛盾化解平台,透过新的思维和功能改变,可以在我国的公共政策推进以及协商民主中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自上世纪末以来,世界许多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出现了多种协商民主实验,其丰富经验值得我国借鉴。今年4月中旬,笔者应邀参加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和澳大利亚麦肯锡大学有关协商民主的学术研讨。下面根据借鉴新加坡和澳大利亚运用协商民主化解社会矛盾的成功经验,提出针对中国实际提出建议。

一、新加坡和澳大利亚协商民主经验介绍

新加坡化解社会矛盾的成功经验是“吸纳民意优化公共政策”。新加坡政府非常重视民情搜集工作。1984年,新加坡政府成立民意处理组,2006年更名为民情联系组。其主要任务是负责收集民意并反馈给有关部门处理。公众对政策不理解的地方,民情联系组会耐心地向公众做出解释和说明。为了广泛收集民意,民情联系组利用网络社交媒体广开言路,与网民直接在线沟通;还开设网络论坛,组织公共话题的讨论。在商场或地铁站等人流较多的地方设立“聆听站”,鼓励公众在经过时对政府的公共课题留下意见和看法。此外,新加坡的议员还定期开展“接见选民”活动。例如,新加坡人民行动党中央委员会委员、淡宾尼集区国会议员马炎庆每月会举行“咖啡开讲”活动,在一个咖啡厅与民众现场交流。

近年来,澳大利亚地方政府试图用协商方法化解社会冲突。澳洲基层地方政府征收的地税、房税占其54% 的政府收入,如何使用好来自于民的钱必须与人民商量。澳洲地方政府常组织一系列公民参与活动,包括公民陪审团、民调、听证会、专家委员会会议等。在澳大利亚,协商民主的主持人制度发展较为完善,主持人已成为专门的职业,拥有自己的组织网络。主持人具有中立性,所以能够获得公民信任。新闻媒体在民主协商中也发挥巨大的作用。澳大利亚的媒体对协商主实践有赞扬也有批评,形成一种监督机制,有利于协商民主实验的进一步改进和提高。

二、新澳两国协商民主经验的启示

新加坡的民情联系制度就是政府透过多种沟通渠道,就公共政策议题与民众进行及时、广泛且充分的对话与协商,吸纳合理的民意并将其反映到政策制定过程之中,达到优化公共政策的效果。在决策过程中,政府不断听取民意,并且不断就公共议题对民众进行说明和解释,有助于形成社会共识。

澳大利亚则在协商民主的方法上做到了精致和规范。例如,仅组织一次公民陪审团活动,地方政府就要组织一个委员会,先后召开四次会议,讨论协商会议中的各种工作和内容。

综上所述,新加坡和澳大利亚的协商民主实践都使公民增强了对政府的信任,有效化解了社会矛盾。

三、建议

通过信访渠道反映出来的社会矛盾和社会问题,往往与公共政策直接相关。因此,可充分发挥信访的协商民主作用,使其成为优化公共政策的沟通平台。在此,提出以下建议:

第一,对信访数据进行系统全面的量化分析。深度挖掘社会矛盾发生发展的规律,为党和政府科学决策提供数据支持和资料参考。例如,可以开展信访矛盾指数研究,对社会潜在风险进行预警等。

第二,充分发挥信访制度沟通民情的作用,将信访打造成政府与民众就公共政策进行民主协商的沟通平台。改变信访化解工作“一事一议”的做法,分析归纳信访数据,将有公共政策原因的众多具体信访诉求进一步抽绎上升为一个公共政策议题;围绕公共议题,邀请相关部门和利益相关人以恳谈会或议事会形式展开协商,增进理解,扩大共识,减少分歧;充分利用信访资源,使基层信访工作者经过培训后成为协商民主论坛的专业主持人,并保持其中立性;有些议事会或恳谈会可邀请媒体进行现场直播,增加政策优化过程的透明度。

第三,透过信访工作机制不断地就公共政策向社会公众提供解释和说明。信访部门可以利用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就公共话题与民众展开讨论,耐心细致地向公众进行政策讲解,使公众充分理解政府的施政意图,以沟通理性培育和引导公民理性,通过协商走出一条决策科学化和民主化的道路。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