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建议案 守住文脉精气神儿

 17次视察、座谈、研讨 市政协建言政府关注中轴线申遗中的风貌保护

  “全长7.8公里的中轴线,南起永定门,北至钟鼓楼,被称作“北京的脊梁”,中国古代都城的最好标本。去年11月17日,国家文物局公布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更新结果,北京中轴线(含北海公园)正式入选。

  城市发展与文物保护的博弈与权衡,是摆在当代人面前躲不开的难题。第十一届市政协的调研团队带着人文情怀和历史眼光,注视这条统领全城空间布局的“北京之魂”,对中轴线的过去与现在进行全面梳理,集各方智慧为决策建言,以求在发展与保护之间找到平衡点,为日新月异的北京守住底蕴。正如参与调研的市政协委员所言,比申遗的成功与否具有更加深远意义的,是对历史的尊重,对传统的保护与合理利用。”

  调研动议

  “全世界最长,也是最伟大的南北中轴线穿过全城”、“北京独有的壮美秩序就由这条中轴的建立而产生”,这是建筑大师梁思成对中轴线的赞美之辞。中轴线,南起永定门,北至钟鼓楼,全长7.8公里,被称作“北京的脊梁”,是守住北京文脉底蕴的一股“精气神儿”。

  去年11月17日,国家文物局公布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更新结果,北京中轴线(含北海公园)正式入选,意味着中轴线“申遗”向前推进了坚实一步。

  历时半年多,前后17次视察、座谈、研讨,近300人次参与……2011年,第十一届市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联合6个民主党派市委、研究机构、专家学者对中轴线的保护开展专题调研,市政协最终形成中轴线保护的常委会建议案,成为市委市政府在中轴线保护的决策过程中的重要参考。目前,北京中轴线保护专项规划和文本编制完成,修缮以及缺失历史建筑的修复研究工作已经启动。

  “中轴线申遗的根本目的是保护”

  对于市政协在中轴线保护中发挥的推动作用,兼有市政协委员和文物部门负责人双重身份的北京市文物局局长孔繁峙,最有发言权。他说,在政府工作以外,市政协代表各界人士进行的呼吁,通过其社会影响力发挥推动促进作用,同时,就保护范围的划定,以及制定专项规划和为中轴线立法等提出的建议,都成为政府参考的“良策”。

  孔繁峙告诉记者,中轴线申遗的动因起于2010年初,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率先提出了北京中轴线申遗的意见,并将中轴线保护工作列为政府的一项重要工作。2011年初公布的北京“十二五”规划中,推动和实现城市中轴线进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未来五年的工作目标之一。

  谈到中轴线保护对北京名城保护的重大意义,他说,中轴线始于元代,成型于明清,发展于近现代,本身具有极高的历史文化价值,体现了深刻的时代烙印。中轴线的保护与整治能够促进历史资源的保护与文化的传承,同时,中轴线串联了丰富的文保资源和历史街区,通过中轴线的保护与整治,可带动周边地区提升整体活力。

  在市政协委员、市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副主任许伟看来,中轴线的申遗和保护决不能缺少前期科学分析和规划的环节,而具备专家资源丰富、对社会各界意见代表广泛等优势的市政协,在这个过程中不能缺位。此时,市政协决定,配合申遗搞一次大规模调研。

  在传统观念中,文物保护是全局工作中的“弱势”。许伟说,正因如此,政协才要强势调研,发出声音。2011年3月,一次由市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会同民革、民盟、民建、民进、农工党、九三学社等6个民主党派市委,以及北京市北京学研究基地和有关专家学者的联合专题调研,正式启动。

  “这次调研的题目没有定在‘申遗’上,而是定在‘保护’上,如果只提‘申遗’就窄了。”许伟说,大家在调研开始前已经形成了共识,申遗不是最终目标,根本目的是保护。而申遗要做哪些工作、怎么做,要保护哪些文物、怎么保护,都是调研团队要寻找的答案。

  实地视察:面对眼前景象很多委员都说不出话来

  永定门的环境,天坛和先农坛内外坛墙之间被占用情况,前门大街阳平会馆、台湾会馆、正阳门等文物建筑和前门历史街区保护情况,鼓楼、地安门、景山周边环境保护状况……在历时半年多的时间里,调研组成员们沿着中轴线自南向北的脉络而行,以求系统了解中轴线文物建筑和历史风貌保护情况,为下一步中轴线保护整治相关措施和政策的制定提供参考。

  沿线保护工作“分割”在各区

  作为民盟市委委派参与此次调研的代表之一、民盟东城区区委委员陈斌,是此次调研报告的执笔人之一,全程参与了围绕中轴线的17次视察、座谈、研讨。

  他说,由于中轴线没有单独列为专项保护区,而是被分割在旧城的几十个历史文化保护区中,各城区和部门之间各自为政,难以统筹规划、统一行动。而这次调研的特殊价值在于,第一次由如此强大的阵容,对中轴线的整体现状进行一次彻底梳理。

  部分古建已永久消失

  陈斌回忆,调研队伍很庞大,有时六七十人同时出动,其中有些是包括政协文史委委员、故宫研究员在内的内行,而有些成员则来自文艺界、教育界、企业界,甚至是搞理工研究的人士,虽然从事的行业与文物保护无关,但都对中轴线保护十分热心。

  “当身临中轴线之中,甚至可以直接‘触摸’到她的宏伟与壮丽。中轴线上及两侧的主要文物古建,主体建筑基本完好,其中绝大部分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天坛、故宫还列入了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得到了较好的保护、修缮。”在调研现场,大家对中轴线“总体尚在,局部缺失”的保护现状形成了直观感受,对申遗的信心坚定了。

  而同时,客观存在的问题也让调研组痛心疾首。由于各种原因,曾经竖立在中轴线及周边区域的40多座古建筑中,永定门、天桥、地安门等部分建筑已被拆除,影响了中轴线建筑结构的历史完整性,造成了中轴线建筑文化的缺失。有些建筑本体也不完整,正阳门目前仅有城楼和箭楼,瓮城已经拆除,南侧的护城河已改为暗沟。

  高大建筑影响中轴线景观

  陈斌说,对历史建筑的占用,是让调研团队感到心焦的另一个问题。天坛外墙被天坛医院等多家单位占用,先农坛被先农坛体育馆、育才中学等占用,太庙内还存在一些影响景观的建筑,既损害中轴线的历史文化价值和形象,同时使文物受到威胁。

  “站在永定门城楼、景山等制高点上远望、俯瞰中轴线,放眼所及,一些高大建筑的出现影响了中轴线的景观,比如地安门百货商场、国家话剧院宿舍大楼、天桥百货商场。”陈斌说,面对眼前的景象,很多委员都说不出话来,越看越可惜,越看越着急,恨不得系统的保护工作争分夺秒立即启动。

  激烈讨论  大家都是凭着对北京的爱

  结束了实地视察阶段,委员和专家们开始频繁开会,听取市文物局、市规划委的相关部门的情况通报,并进行讨论,各自发表观点。陈斌回忆,当时大会小会开了多次,每次会议大概耗时两个半到三个小时,大家争抢着发言。报告起草小组平均每个月都要开会,委员们多次实地调研中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如何汇入一篇调研报告中,是摆在起草小组10名成员面前的难题。

  中轴线叫法妥不妥?

  陈斌作为执笔人之一,在会议上要做大量的记录,生怕漏掉谁的观点,而他也成为团队里承受压力最大的人之一。会议结束后,不少委员、专家都要单独找他深聊,再次强调自己的观点。有时,对于他汇报的阶段性的建议成果,有人毫不客气地提出反对意见,甚至措辞严厉,语气激烈,有时他话音刚落,马上有委员提出:“这不行!”会后许伟安慰陈斌:“大家不是冲你。”

  “其实,这事儿看起来跟咱们个人没直接关系,可这又是整个北京的事,中国的事,大家都是凭着对北京的爱,凭着一腔热血。”说到当时调研组成员们较真的劲头,陈斌举了几个例子。他记得,给这条城市脊梁起一个准确的名字,调研组成员都能讨论好几次。除了最后确定的“中轴线”,有人曾经提出应该叫“中轴路”、“中轴面”。

  现代建筑该怎么处理?

  而对于保护的范围,争议和观点则更加五花八门。有人认为,既然北京整个旧城都是由中轴线统领而建的空间艺术,那么旧城都应该是保护对象;有人认为,只要保护中轴线上的建筑本体即可,但是问题随之而来,比如与天坛对称的先农坛,大部分已经没有了,先农坛是否该划入保护范围?如果不划入,在这个节点上就失去了对称,如果划入,建在先农坛遗址上的现代建筑该怎么处理?

  消失的古建要不要恢复?

  对于已经消失的古建,有的委员提出应尽量原样恢复——怎么拆的,再怎么建起来。但建筑的恢复可能就意味着将现在的道路封死,另一派观点认为,这种严重影响城市生活的方案不可取。为此,许伟和陈斌等调研组成员专门去了一趟西安的大明宫遗址“取经”,最终确定,建议按照“遗址保护”的方式处理,先保护起来,不要再新建、破坏,等条件成熟后再进行恢复。

  提交政府形成报告 “千万别再大拆大建瞎涂瞎抹”

  调研报告的稿子在陈斌手里改了五六稿,反复征求意见,然后又由许伟以及市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主任王芸再改。到最后,稿子是一个字一个字地推敲,前后大概改了10稿。

  陈斌说,调研组成员们的争论和较真,最终成稿体现出的极强的严谨性,都是因为中轴线的特殊地位。中轴线保护不同于其他文物保护,这是一条统领全城的线,与城市规划和发展有着很强的相关性,利益相关方多,关系复杂,有着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影响。在文物保护的同时,不能阻碍城市发展。在城市发展与文物保护之间,要兼顾多方利益,还要为将来的保护留下空间,做好准备。最终,大家形成了共识——为中轴线的整体保护发展尽快制定专项规划,千万别再大拆大建,瞎涂瞎抹。

  旧城文物维修 百项工程拉开大幕

  2011年12月6日,《关于加强北京城中轴线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建议案》在市政协常委会上通过。许伟说,“常委会建议案是政协提出的级别最高的建议,在程序上绝不是提完就完了,而是要送请市委市政府研究参考,并要得到答复,其推动的效果可想而知。”

  2012年首次常委会 拨款10个亿修古建

  果然,2012年,市委新年上班后的第一个常委会,第一个议题就是关于中轴线申遗。在这个会议上,中轴线申遗方向基本确定,古建修缮、腾退、环境整治,三件实质性工作缺一不可,同时还要制定相关法规。市政府拨款市文物局10个亿,专项用于古建筑维护。以中轴线的古建筑腾退和修复为工作重点,旧城文物维修百项工程拉开大幕。

  保护专项规划初步完成 天坛等地区启动整治

  孔繁峙介绍中轴线保护的阶段性进展时说,目前,北京中轴线保护专项规划和本文编制初步完成,景山寿皇殿建筑群的腾退保护工作也正在进行中,北京市在另址建设了新的少年宫,新建工程正在实施中。地安门雁翅楼修复、正阳桥、天桥、永定门瓮城等,相关保护展示方案也正在研究论证。

  另外,中轴线沿线文物建筑外观修缮保养工程初步完成,涉及故宫、太庙等多处文物保护单位,继续改善文物保护状况和历史文化名城环境景观。东城区、西城区也正在对天坛等地区进行搬迁和环境整治工作。目前,天坛医院搬迁工作已启动前期工作,正在规划建设新的天坛医院。

  破坏风貌建筑该拆的要拆

  “腾退被不合理占用的文物,对于那些严重破坏和影响历史风貌与传统特色的建筑,该拆的要拆,该降低高度的要降低高度,该减小体量的要减小体量,该改变外观的要改变外观,有计划、有步骤地恢复中轴线沿街的历史文化和传统风貌特色。”这是调研组在报告中提出的设想和建议,目前正逐步化为现实。北京的努力得到认可,去年底,北京中轴线(含北海公园)正式入选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

  期待新一届市政协再搞一次调研

  入选预备名单的消息传来,陈斌接到了好几个曾经并肩战斗过的调研组成员的电话,“大家都挺兴奋的,将来有一天真的申遗成功了,我可以自豪地说,在这个过程中,曾经用自己的小手推了那么一把。”

  但是,列入预备名单、确定保护内容,并不能让中轴线现存的所有问题迎刃而解。中轴线的申遗与保护仍有难点。目前中轴线沿线历史街区还存在有部分严重影响景观的新建建筑,天坛、先农坛等文物保护单位内还有大量的不合理占用单位和建筑。对此,文物部门计划逐步推动北中轴线环境整治工作,对太庙、先农坛、天坛等文物保护单位内不合理占用单位整治工作开展可行性研究。

  陈斌说,当中轴线保护工作开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特别期待新一届市政协再搞一次调研,为正式申遗做一次推动,保护中轴线,还要看得更深、更远。

 

来源:北青网 2013-01-18

http://bjyouth.ynet.com/3.1/1301/18/7764681.html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