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勘破生死,达成幸福 (2)

 二、侯耀文留给亲人的纷争与伤痛

 

    20076月,相声大师侯耀文在北京市昌平区玫瑰园家中突然去世,年仅59岁。侯耀文是一个艺术严谨、生活洒脱的艺术家,从未对自己的后事有过任何安排,没有留下任何遗嘱。这个疏漏引发了叔侄之间历时三年多、轰动全国的遗产风波。

    侯耀文曾经有过两段不成功的婚姻,仅有的两个女儿侯瓒和妞妞也都不在身边生活。和侯耀文来往密切的,是其双胞胎兄长侯耀华和徒弟牛成志、郭晓小。

    侯耀文去世后,按照民间传统习惯,侯耀华责无旁贷地担当起了料理弟弟后事的重担,但侯瓒姐妹认为侯耀华和牛成志、郭晓小侵占了侯耀文的遗产,遂向法院提出了诉讼。

    侯瓒指出,侯耀华在侯耀文去世后的第一时间赶到玫瑰园主持料理后事,并实际控制了所有遗产和证件。侯耀文去世已有两年时间,侯耀华从来没有主动邀请姐妹俩清点、封存遗物,除了将一部车交付给妹妹的监护人以外,没有将剩余的遗产分配给两姐妹的意图。

侯瓒还称,在未经她同意的情况下,牛成志取走了自己父亲名下的多笔银行巨款,郭晓小则用私家车辆和搬家公司等方式,拉走包括名表和古董文物等贵重物品在内的玫瑰园别墅内的所有物品。

    此事还将若干演艺圈知名人士卷入进来,当时红极一时的侯耀文徒弟郭德纲公开质问,“师傅的万贯家财哪儿去了?那些珠宝名表田黄石羊脂玉哪儿去了?那些饰品家具字画藏品哪儿去了?那些服装改了尺寸后谁穿去了?玫瑰园中最后连灯泡都被摘了,为什么?”

对于侯耀文留下的遗产总数,外界说法不一,但8000万是一个最常见的数字。据一位相声界知情人士透露,“8000万资产有些夸张,但上千万应该是有的。”侯瓒却表示,她和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妞妞都没有见过这些东西,更不清楚财产到底有多少,“我和妹妹只看到了一辆车和一套含有70万欠款的玫瑰园别墅,并不清楚父亲的遗产具体有多少、在何处。”

    面对公众的疑问和媒体的追踪,侯耀华则坚称自己对得起良心。他指责侯瓒在侯耀文生前没有孝顺父亲,长期不关心侯耀文,在其他家人不关心的情况下,自己作为兄长有义务帮弟弟处理后事,并称面对两个侄女自己很难处理。他还指出,侯耀文表面风光,但经过两次离婚,生活已经不宽裕,存款已大部分用于偿还别墅贷款,所收藏的古董也大多是假货,经过侯瓒同意暂时存放在出租房内。除此之外,自己还垫钱处理了侯耀文后事,光买墓地就花了不少钱。

    此案纷纷扰扰历时三年多,引起了全国媒体的关注,造成很大的社会影响。因各方没有达成一致意见,导致侯耀文骨灰一直无法安葬。

20108月,在法院的大力调解下,历时三年的纠纷最终以调解结案,各方对调解结果均保持缄默。

 

作者解读:传承意识何其重要

 

    侯耀文的老搭档石富宽回忆说,侯耀文对自己要求非常严格,一旦有演出,无论是穿大褂还是西服,为了不出现一丝褶皱,他穿上就不再坐下,直到演出结束。

这样一位对艺术精益求精、一丝不苟的大师,肯定没有想到,自己未订立遗嘱的疏忽,会给亲人留下无尽的纷争与伤痛。一位网友在留言中说,“一辈子说相声,给千万人带来欢乐,自己却走得一点都不欢乐。”

    或许,另一位网友的留言更能代表我们大多数人的想法,“金钱不能给身后人带来快乐,亲情不能把两代人相连,法律本身苍白无力,道德又变得没了底线,贪婪使人失去理智,可怜的世人已身处雾境,慨叹大师谢世后仍然给我们留下遗作——遗产风波,是醒世、警世还是愤世?是让人哭、笑,还是骂呢???”

    从法律的角度看,笔者认为,造成这一悲剧的根源可以分为三个层次:

    第一层次,从表面上看起来,这是法律与传统的冲突:我国继承法并不承认兄弟姐妹等亲属在处理家庭事务上的法律地位,而这恰恰和我国数千年的社会传统和家庭观念相违背,也正是这种观念下,侯耀华认为由自己处理弟弟的后事责无旁贷。

    第二层次,侯耀文没有树立“传承意识”。大多数人均认为,如果侯耀文订立了遗嘱,对自己的后事进行了安排,也许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

    第三个层次,是没有平和豁达的生死观。笔者揣测,大多数人,哪怕如侯耀文这般严谨和理智的人,仍然无法接受自己必然死亡这一冷酷的事实,无法正视自己死亡以后的人世。这恐怕是造成这些缺憾的根本原因。

    死亡,是否真的是人们不曾想、不敢想、不愿想的一件事情?什么样的生死观才是正确的生死观?

 上一页»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