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浅笑——丽江古城

□文/图 没准儿

 
 
        在夕阳的残照里,我们的航班飞临丽江上空。云脚之下,起伏的山峦高低错落,明暗不定;极目山尖,一所白色的小小的屋子隐现在云雾之中,那里是寻常百姓的家园,抑或是神仙的居处?我被眼前的景色深深吸引,向往已久的丽江终于来到了我们身边……

 
 
 
古城的入口处,著名的大水车

 

        机场到市区的公路宽敞平坦,但是市区入口处短短的一截正在修筑中的路段,实在把大家折腾得够呛,在依维柯花了半个小时剧烈地颠簸摇晃了百十米后,我们终于见到了华灯初上的古城,然而却仍旧是不得其门而入。一路的企盼,一路的幻想,一路的愉快,在这短短的30分钟里经受了严重的考验,幸亏我满脑子都是Conger的“我爱丽江”和小熊的“丽江介绍”,才能继续保持那份似乎触手可及却又好像永远不可获得的对这神秘古城的向往。

        终于进得灯火通明如同白昼的市区,眼前的情景不禁令我大吃一惊:一面面各色旅行社的旗帜在灯光下拼命晃动,你推我挤的人们大呼小叫着摩肩接踵,好似国庆之夜长安街上的滚滚人流。我们不禁面面相觑:这就是小熊笔下的“古朴幽雅、和谐自然……”?这就是Conger“……我留下了,我哪也不想去。丽江太舒服了,……”的原因?!可能是我们来晚了,据说几年前,甚至在SARS肆虐时的数月之前,这里可能真的是安详幽雅的。但是如今,报复性的旅游狂潮席卷全国,丽江当然也不能免俗(我们自己也是俗人一个嘛,呵呵)。这种困惑直到那位从未谋面、多少有些神秘色彩、热情并不表面化、嘴角上时常挂着坦诚却又略带一丝狡黠的微笑、绝对性情中人的美髯大侠小峰,如约前来接引我们前往他的“王府”时,在刚刚经历了几近痛苦的“颠花轿”和决不情愿地检阅了洪流滚滚的“游行”之后,看到小峰的微笑,不禁使我油然产生出一种隐约的亲近,当然了,那也是一种“丽江式”的亲切(丽江式:意想不到)。

古城里典型的情景——水巷

 

        “小峰王府”就在大水车附近的小巷中,“王府”不大,却显得清爽、安静;在小峰精心设计和小雷、小秦两位姑娘的打理下,院子十分整洁,透着几分家园般温馨。

        放下行李,小峰应我们请求找来附近一家餐馆的大堂经理,领我们前去晚饭,临走还不忘喊他记着打折。琵琶肉、酸辣鸡豆粉、腌酸鱼、鲜炒什菌、丽江烤串……,这些美味佳肴吃得大家心满意足。回到“王府”已经是22:30了,洗完澡换上干净衣服,小眼儿和猩猩就吵着请小峰带路逛古城,并且指名要去“老地主”的酒吧看看是什么样子。小峰这时可能有点后悔自己2003/01/22 15:56在绿野发的帖子了吧?呵呵!遇到了两个颇为难缠的小家伙啦。

夜色中的古城,水道左侧就是“尼雅”酒吧

 

        酒吧“尼雅”,主人网名“老地主”,心境极佳待客诚恳谈吐儒雅;酒吧不大,四周墙壁上挂着很多绘画作品;楼上一般不待客,但和主人熟悉的人也常上去坐坐。看样子小峰和主人过从甚密,他径直带我们来到楼上,并招呼我们坐下。待斟上茶来,我们和主人随便聊了聊,因为明天要去玉龙雪山,就说服小眼儿和猩猩告辞回去了。

        次日清晨,“王府”还笼罩在淡淡的薄雾之中,我们带上相机到古城里溜达。终于,我们看到了在画册里和网页上展现出的丽江古城的样子。我看了看表,才6:10分,闻名天下的四方街上已是人来人往,只是在店铺尚未开门的小巷里,还真能见到一丝“清静”。店面上悬挂着的一串串红灯笼已经熄灭,像是忙碌了一夜的人们在安静地休息;干净的石板路面,泛着幽幽的光;街巷边的水道里,河水翻腾着土黄色的浪花,夹杂着草棍和落叶,一路滚滚向前……。

 

有着数百年历史的大石桥

 

        仔细想想,是啊,古老民居中的人们,向往着现代都市生活的酒绿灯红,而厌倦了喧闹浮华的都市人,却又跑到古朴清纯的地方“换换环境,换换心情”。于是,商机来了,聪明绝顶的人们开始了新的置换:旧居的主人收了租金到新区去体验现代都市的繁华,经营者在古老长街小巷边混合着各类游客欣赏的不同情调,而各地有闲的人们则蜂拥而至……,三种人各得其所,不亦乐乎?哈哈!不过我倒希望有一天,在丽江古街上制作经营的多是勤劳智慧的纳西人自己,那样,我们看到的那些绘画、图腾和饰物等将可能会更多地体现东巴文化的真髓和灵魂。等着吧,希望会有那一天,但愿到那时纳西人的古宅依然结实,东巴文化依然能够深深吸引着我们。

 


白水河上的牦牛

        如果今天在这一片浓郁的商业气息中仔细寻觅,也应该能发现和体验真正的艺术(我是艺术盲)。我们在小峰王府遇到一家三代到丽江旅游,其中一位在巡游了古街的画廊后给我们出了个题目:这里有一位艺术家画了很多画,几乎都是马和女人在一起的,这是为什么?当时她也不得其解,问过画家,回答很有点意思。请大家也想想?

        其实,有些纯粹的商人的本性很快就藏不住了。摆出店面的餐桌,就安放在水道边的树荫下,如果能在这里吃点东西或喝杯啤酒,当是十分惬意的事情;然而,侍应小姐会对随意落座的游客毫不容情地说:“坐在这里的最低消费是×××元”。我们几人也遭遇了这种场景,同行中的小眼儿应该是典型的“小资”了,可当时他却首先毫不犹豫地起身就走,我赶上他说咱们未必就不够呀,他回答了一句经典“感觉不好”让我无言以对。呵呵,丽江的商人们,要小心啦,不要让小资的钱袋为你们关上啊。

 


玉龙脚下的白水河

        此次丽江,有两点支持着我们“不虚此行”的感念,一是泸沽湖,二是纳西古乐。关于泸沽湖,我想有时间单独说几句;至于纳西古乐,实在想说是在丽江最大的一次享受。整个欣赏过程是一次完全的心身放松,有一种进入“化境”的陶醉感;无论是李隆基的“八卦”、宋朝古曲“山坡羊”,还是其他古代“流行音乐”(宣科老先生语),都是那么那么令人神往,闭目倾耳,晃若置身前朝金壁辉煌的庙堂之中;丝竹笙歌,如缥缈于天外宫阙的九霄云上。

 


闻名遐尔的纳西古乐是古城最大的卖点

        同样令人难忘的是纳西古乐的代表人物宣科老先生,他的诙谐幽默,他的“自我感觉良好”。他的“两个文盲”(小燕子& F4)的说法,他的“自我吹嘘”和“自我推销”……,都会在一次次捧腹大笑之后留下一些值得回味的东西。当音乐会结束以后,宣科先生退下长衫,开始给观众签名留念时,我注意到他竟然穿着一件时髦的文化衫和一条泛白的牛仔裤!看来老人家还真是与时俱进的呀。呵呵!

        出得古乐会的大门,我们趁着夜色和愉快的心情,沿着古老的石板路信步而行,小巷里的店铺生意兴隆,水边食桌旁的游客吃兴正浓,空气中飘荡着烧烤的气味并且混和着人们兴奋的呼喊……,这就是今天的丽江古城的一个侧面。

        回到北京,将此次关于丽江的复杂感觉汇报给Conger,她回答说:“哦,明年更没有了……”。难道真的会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