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秋咏叹

段常春
2010.11.30

  


  
摄于东直门南大街东城区少年宫

 

 
         唐代大家刘禹锡尝叹“秋日胜春朝”,端的?因为,他那时得览“晴空一鹤排云上”,所以,令人“便引诗情到碧霄”。如今,身居繁华都市的现代人,虽然难看得见田园般的“望断南飞雁”的情景,但依然可以充分领略着“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情趣。有哲人言:景由心生,乐在寻常,风物长宜放眼量。果然,试了一试,眼前的秋天气象真值得写生,值得咏叹,值得珍惜,值得邀它入心灵世界中与咱的精神共翩跹。我想,的确值得;您说,不是么?

         于是,兴致之际赋词六阕,以寄情达意,更愿与爱览物诸君共交流—— 

 
之一《如梦令·重阳节梦幻南山》

又是重阳节日,
隐逸花仙须觅。
极目但千寻,
满眼尽识秋义?
谁必,谁必,
梦幻南山堪寄?

 

         注:古人爱菊,赞美曰作“花之隐逸者也”。
 

 
  
         之二《菩萨蛮·守常》

         霜降节气第二天,正赶上一场秋雨。哦,这一场秋雨并不逊于杜甫诗中倍受人们赞美“知时节”的春雨,它原来也一样有功于此刻已经落身田间地头了的万千新种哩!

东风化雨生机旺,
西风伴雨谁欢畅?
余叹景如诗,
憾无神笔兮。
天心无宰制,
万物尊节气;
春夏历秋冬,
守常容乃公。

 

         注:“守常容乃公”,是老子的哲学观,强调说,世间百态无论何人何物何事,惟有善于依照客观规律者,可以勇克时艰、长治久安。

 


 
摄于新中西街12号楼后 

 
之三《如梦令·焜黄情趣》

昨日秋风秋雨,
摧了几多情趣?
今日艳阳天,
绿色淡妆焜黄。
何虑,何虑,
岁岁还来归去!

 

 
 

摄于保利大厦草坪

 

 
之四《踏莎行·九月二十五日正午赏景赞焜黄》

         这一日午餐后,行走在北门仓林荫小道。秋风时时轻飞,弄得黄绿相间的树叶忍不住沙沙,似被挠了痒痒般;更甚,便有多情浪漫的,随风而舞,离了枝梢,冲天去、落地来,摇曳出婀娜美妙……

一阵轻风,
八张落叶,
飘飘荡荡斯摇曳;
重阳连日暖融融,
谁心最恋秋姿色?
几度徘徊,
何多喜悦,
洋洋洒洒真殷切;
焜黄毕竟重人情,
迎霜灿烂堪卓越!
 
 
之五《捣练子·羡每日晨练常遇之一老者》

         清晨来工体的各种人真是不多不少,恰当得很,动静相宜,无喧嚣之弊。您若来了便可见,各种人皆恰当:跑步的,做操的,跳舞的,练拳的,打球的,遛狗的,聊天的,以及散步的等等,总之人人各得其乐呀。这其中,有一耄耋老者最令我羡慕。他,总是人未到声先到,每次都必然随身播放着嘹亮的歌曲,——竟然多是我二十年前在大学校园中最熟悉的港台流行歌谣!而且,他总是会散步经过我做操、打太极的附近。他,神态恬淡怡然,常牵着一只似乎会享受音乐旋律的老狗,轻轻地来近了,又轻轻地离远了,却把安祥之态以及美妙之韵,每一次都有意无意全留给了我……

 

听旧曲,
念往昔?
每日恬然沐晨曦。
平淡祥和谁家老,
踏歌寻访甚东西?

 

 
摄于工人体育馆西北侧绿化林

 
之六《清平乐·秋遇长者》

         工体,清晨,常有一慈祥的老年人在一英俊小伙儿的伴随下,顺时针绕工体散步,因而常与逆时针跑步的我面对面相迎、相近、相招呼……是以思:老者一定属于早年参加革命的人。此时闲庭信步,会怎样遥想当年的峥嵘岁月?会怎样畅想未来的中华繁荣?“今日得宽余”的老人,是否会正在想着如何“明年春色倍还人”呢?这不禁生发的一点点猜想,我舍不得它容易消散无存,于是收之于这一阕小词中吧——

朝阳朗照,
最令精神俏。
晨练悠闲心美妙,
莫道时间迟早。

壮年潇洒春光,
暮年爱恋秋妆。
遥想激情岁月,
近观无限焜黄。

 
 
 

         后记:
         ——六阕之下思悠悠……我心愿:诸仁人,离了秋,向前行,风色更加别样皆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