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轻舞——香格里拉

文/图 西风携雨

      从泸沽湖回到丽江,骆驼如约来接我们前往迪庆,说好次日早上8:30出发。骆驼,武汉人,英俊潇洒、豪放不羁,和老李、老辛共同经营着香格里拉的“龙行客栈”。车,紫红色“切诺基”,车龄不详,但跑起来却还是又轻又快的。

      按计划,此去迪庆,我们一路上要看3处景点,依次是:长江第一湾、虎跳峡和小中甸。
 

万里长江第一湾(此图系借用,我们不知道在何处能拍到)

 

      观赏“长江第一湾”的最佳地点我们都不知道,丽江、迪庆境内各有说法,仅知道距丽江县城40多公里的、距香格里拉县城130多公里,在丽江一侧是石鼓镇、在迪庆一侧是沙松碧村;为了赶路方便,骆驼带我们走的是丽江一侧,而且直接到达了江边。这个位置虽然不能看到长江第一湾西来东去绕山而过的全貌,却可以近听惊涛拍岸的鸣响,感受浪花湿身的清凉。站在岸边,看着滔滔长江滚滚而至,就在你的眼前骤然驯顺地扭转身躯,奔向远方,形成了罕见的“V”字形大弯,你的心情也会霍然开朗。此时此刻,如果你是诗人,当会浮想联翩,吟诵出由衷赞美的诗篇;如果你是乐手,定能伴着涛声演奏出美妙动人的旋律;俺啥也不是,但也加深了对“心潮澎湃”这个词的领悟。

夏季的金沙江,不知道是不是黄河改道了

 

冬季的金沙江,像盘绕在山间的蓝色缎带

      江岸边,一位纳西族老人在叫卖瓜子。我趋前问候,了解到她已经93岁高龄,家里衣食无忧,只是为了活动腿脚与人交谈才每天来这里兜售。我请求拍一张她的照片,老人欣然同意;为了尊重,我没有调动她的站位和朝向,就这样拍了一张。拍完照片,老人要送我一杯喷香的炒瓜子,我拿了一颗丢在嘴里,在她的盘中小心放下一张纸币。“要不了,要不了……”老人喃喃地说,“祝您健康长寿”,我说转身向停车处走去,身后传来一串我听不懂的话语,回头看时,老人正向我挥手,我立时明白了:我得到了纳西人的祝福……。

 

93岁勤劳善良的纳西老人,真诚地祝她健康长寿

      离开“长江第一湾”,我们向虎跳峡疾驰而去。金沙江从石鼓突然急转北去约40公里后,在中甸县桥头镇闯进玉龙雪山和哈巴雪山之间,穿山削岩,劈出了一个世界上最深、最窄、最险的峡谷——虎跳峡。虎跳峡全峡分为上虎跳、中虎跳、下虎跳三段;我们去的是上虎跳,上虎跳最重要的景观是“峡口”和“虎跳石”。用狂奔和怒吼来形容虎跳峡中的金沙江水,看来真是一点也不过分;我们还没看见峡中的江水,就已经听到了它的轰鸣了,及至沿台阶下到江边,则更是为那激动人心的场面所震撼。虎跳峡是世界上落差最大的峡谷。峡长约20公里,最宽处江面约50米,最窄处仅有20米,江面与哈巴雪山、玉龙雪山海拔高差约3000多米!是世界上仅次于雅鲁藏布大峡谷的著名峡谷。两岸玉龙和哈巴雪山的峭壁直上云端,将金沙江水紧紧束缚在数十米宽的峡谷之间,巨大的虎跳石又牢牢横亘在江心。桀骜不逊的大江被激怒了,千万年来一直狂叫着冲向前方,无情地撞击着挡路的顽石,冲刷着两边的岩壁,激荡而起的江水腾跃到半空,泼洒成一片迷雾……。

中流砥柱和千军万马的对抗

      站在这里,会让你感到来自声、景、情三方面的共同撞击,会让你丢弃对对手的藐视而懂得尊重,也会让你对世事不再轻言放弃而懂得坚持,更会让你抛弃平日里对功名的计较而懂得超脱……。认真站好,仔细倾听,用心观瞧,眼前的场景就像两位武林高手的厮杀,乍一看像是不共戴天的仇敌之间的性命相搏,蒸腾的杀气波及四方,刀剑相交的铿锵声震九霄,端的是招招狠辣、剑剑封喉;再看则逐渐转化为不同流派掌门之间的较技,步步紧逼却又点到即止;最后更像是同门兄弟之间的切磋,虽眼花缭乱却是有惊无险。然而无论怎样,虎跳石的寸步不让和金沙江的恒长持久,都会给我们留下终生难忘的印象。

      离开虎跳峡,顺214国道继续北上;沿途风光无限,妙曼的云雾在林树之间静静地堆聚,高山上的积雪融化成数不清的奔流的河溪,一路向下汇入金沙江。我们不时停车小憩,随手按下相机快门,待回到北京再看时,还是一样的令人赞叹不已。听说国家将批准沿江修建水电站,以解决当地清洁能源问题;不过不知会不会对生态和综合环境造成负面影响……。

      当我们从群山的环围之中委蛇而出,来到了一片广袤的原野之上时,方知这就是小中甸了。接近香格里拉县城建塘镇,切诺基驶上了一段平坦宽阔的高等级公路,路边的景色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尚未完全成熟的青稞从路边一直铺向远处的山脚,白墙红窗的藏式房屋点缀其间;高高低低的青稞架矗立在田地之中,正等待着即将到来的丰收;金黄色的野花和成群的牛羊散放在绿毯般的草原之上……。我摇落车窗,让初秋的金风从车厢中欢快地流过;骆驼也随手打开他的音响——

    “秋天的风吹过原野,
     无尽的星空多灿烂;……”

      要是在家里,我仍旧会对这类无病呻吟的玩意儿嗤之以鼻,然而在这里,在香格里拉静谧安详的原野上,在这惬意的清风之中,这支不知名的歌曲竟然和小中甸的景色以及我们心情结合得如此之好,以至于连我这样的老土都十分自然地接着哼了下去——。听到我的声音,骆驼诧异地瞄了我一眼,随着歌声的旋律,继续用手指在方向盘上轻轻敲打着,嘴角上浮现了一丝狡黠的微笑。

      “……你曾这样轻声告诉我:无论相距有多遥远,
    只要我轻声呼唤你,你会放下一切到我身边……”

 

小中甸初秋的景色

      就着样,迪庆藏族自治州·香格里拉县·建塘镇·龙行客栈——骆驼的大本营,到了。

      “龙行客栈”是一个由两幢藏式小楼和简易木板房围成的四合大院,院子中间是曲折的砖径和茵茵的草坪。这里的房间大小不一,床位也多少不等,却都干净整洁,适合各色旅行者的需要。客栈的另外两位管理者也都是武汉人:精明强干的老李、平和儒雅的老辛。客栈还有三位工作人员不能不提,一是前台“总管”小王,一是院内“领班”小梁,三是——慢!你们自己打听吧,呵呵。还有一条说不上长得如何但确实有点赖皮的小狗——里欧,平时摇头晃脑的,晚上也和我一样只顾呼呼大睡,一点儿正经事也不管。呵呵,骆驼看了可别拍我,他还欠我一杯水果青稞酒呐!

      放下行李,立即去老辛推荐的“红心”小吃店晚餐。到了那里我才发现,原来正是我上次来迪庆到过的这家小吃店,而且对他们的酥油茶、炒奶渣、蒸烤粑粑等……十分欣赏,于是我熟门熟道地要了几样东西。掰下一块粑粑,用小勺盛起一大块奶渣放在粑粑上,将他们一起放进嘴里——香、甜、酥、爽,再来碗滚烫的酥油茶,那种感觉绝对是前所未有的。这里需要注意的是,按照藏族同胞的习俗:吃奶渣和酸奶时,忌用筷子。另外酥油茶也有两种,一种甜的,一种咸的,一般初尝酥油茶时,很容易喜欢上甜茶,而真正的高手是吃咸茶的。我们3人这一顿共要了两大壶甜茶。

      第二天去梅里雪山,龙行客栈安排老李开车。老李和骆驼不一样,如果说骆驼是壮怀激烈、一往无前那种,则老李就是轻摇羽扇、绵软悠长的了;特别在塞车的时候,骆驼是双手紧握方向盘,目光炯炯盯前方,一旦有个细小的缝隙,就轰然把自己塞将进去;老李则是轻轻将车子滑向路边,拉上手刹,点起一支××牌香烟,眯起眼睛静静看着窗外的景色,或者和乘客慢慢聊上几句……。

      这次去梅里雪山,纠正了我以前的一个错误认识,我以前一直以为“金沙江”大拐弯在奔子栏到尼西之间,其实是在奔子栏以北,214国道1959KM处。夏天的金沙江由于上游泥沙泻入呈现出金黄的颜色,完全没有了冬天那样清澈碧蓝的感觉。

      车到白马雪山垭口,这里是云南省境内所有公路的最高点(海拔4292米),猩猩和小眼儿高兴地下去四处观瞧、照相。夏天的白马雪山和冬季有所不同,冬天山上白雪皑皑、孤独冷峻,现在则是云雾缭绕,更显神奇。猩猩早上还有点不适应,现在已经没事了,和小眼儿两人吵吵嚷嚷、打打闹闹的,虽然有点烦人,却还是放心了。

      过了白马雪山垭口就是迎宾台了,几个月不见,这里多了许多白塔。往日雪山的空旷宁静和当地藏民对卡瓦格博的淳朴虔诚的感觉如今荡然无存;看到的只是那些像商人那样为了更加富有而用金钱堆砌出的形式。猩猩拿出特为准备的哈达,一脸严肃地走到雪山面前,将它系在无数经幡和哈达中间。然后支起三角架和相机,认真地调焦、拍摄。老卡也真给面子,刚才还任由浓云缠绕遮挡的山峰,这时竟然甩开云雾,顽强地露出了本来的面孔,好像在对我们说:欢迎你们,远来的朋友。猩猩兴奋不已,长长短短、远远近近地拍了很多张,才依依不舍地和我们上车离去。

      路过德钦县城升平镇,我们没有停车,继续向前直奔观看卡瓦格博最好的地点之一“飞来寺”。满天浓云重又遮住了日头,阳光只能从云层的缝隙中偶然穿过,照亮了山坡上的房屋和庄稼,产生了一种怪异的效果。然而等我们到了飞来寺,雪山之神又显现出了另一种神奇,即将落山的夕阳在他的腰上划出一道彩虹般的弧线,使卡瓦格博如梦如幻。

前往梅里雪山的路上(穿过云层的阳光刚好照射在白色的房子上)

      一直听说一年里只有20%的时间可以见到卡瓦格博的峰顶,而且只有“心诚的人和运气好的人才可以看见卡瓦格博”(大家可以将引号里的话在google上搜索一下,就知道不是每个前来朝觐卡瓦格博的人都能如愿以偿的),我们却是来了两次都能目睹卡峰的雄姿,难道还不能说明我们的诚意和福气吗?

太子雪山主峰——卡瓦格博

至今仍是无人企及的处女峰

      从214国道上左转下行,是10KM 刚刚竣工的旅游公路,接下去在“雨崩”、“明永”分开的地方右转,再前行6KM,就到达明永村的“冰川假日饭店”了。事先已经知道我们要来的经理洛桑扎西是我上次来这里时结识的朋友,一位藏族帅小伙,汉族名字叫王德生;看到我们到了,迎出来张罗着停车、拿行李,并安排我们住进留好的房间;然后马上开饭,一桌带有藏族口味的川菜。饭后,我和几位同样来自北京的客人聊了起来,得知他们是自己设计点、线,然后包给旅行社实施。这样可以在机票、包车、住宿以及门票上节省至少1/4~1/3,比我们自己安排要合算得多!以后可以考虑试试。

      8月13日早饭(当然少不了浓香滚烫的酥油茶啦)后,我和猩猩骑马上山,去看驰名中外的明永冰川;小眼儿因为肚子疼不想骑马,就留在饭店里休息。沿山路穿行在原始森林里,到处可见草丛中各色盛开的野花和青红的野果;远处山崖上流淌着雪山融化的小溪,悬挂着大小瀑布。到达太子庙,猩猩进去在那位喇嘛老人家的指引下上香、乐输、献哈达;然后我们一起转庙。太子庙是卡瓦格博的守护神莲花生大士的座庙,庙后有一块被称为“滚美”的巨石,相传是噶玛噶举派的生命之树,上有六字真言,而且根据这个石头的变化,可以预知未来将要发生的事情。所以藏民在转庙时,都要对他礼敬有加。

      在明永冰川,随时都可能见到小型冰崩。由于我有上次来这里的经验,就叫猩猩把相机提前聚焦在无穷远处,并且预定好光圈,一旦听到冰崩的声响可以立即拍摄。结果正如人们经常说的,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我们在听到一声巨响时,就举起相机,拍下了这些往往需要运气极佳的人才能拍到的照片。猩猩这次来梅里,真可谓收获颇丰、心满意足啦!

美丽的纳帕海

      在迪庆,雪山、江水会让你感到震撼兴奋,而森林草原会使你感到安详平和。下午,我们在返回香格里拉路过纳帕海时不由自主地就停了下来,看着那水草相间的原野,远山之上翻滚的浓云,一阵清凉的风拂过草梢,在水面上漾起串串涟漪。这两天经历的一切,使我不禁想起了詹姆斯·希尔顿笔下的“蓝月山谷”,只是觉得这里的景色比小说中的描写更加真实美丽。

      碧塔海,是香格里拉最富盛名的景致之一。8月14日,朝拜了噶丹松赞林寺之后,我们乘车前往。出城20多KM,还在公路上,我们就远远看见在浓云中闪现着的神秘的蓝色的光,那里就是碧塔海,又一处人间仙境。

      汽车拐进碧塔海景区的支路,两旁挺拔的云杉逐渐高大起来,及至我们骑上马从他们身边穿过走向碧塔海时,就即使仰起头来也难能看到它们的顶端了。我们只顾赞叹,竟然忘记拿出相机拍张照,至今提起来还是扼腕不已……。

      碧塔海是云南省最高的湖泊,湖面海拔3538米,相传由于天上的仙女梳妆时不小心掉落了镜子,镜子破碎形成了许多高原湖泊,碧塔海就是其中镶有绿宝石的最美丽的一块。碧蓝的湖水被黛色的群山环抱,山坡上是遮天敝日的苍松古杉,湖畔的水草地上,星散的牛马在安详地吃草、踱步;平静的湖面上,一两只小舟在无声地滑动……

碧塔海边的湿地,周围是高耸入云的云杉林

 

      我已经陶醉、沉迷在这里了,看着猩猩举着相机远近高低不停地按着快门,不知怎的,耳边忽然又响起了一首歌的旋律——

      “我不知对你再说些什么,也不在乎它的真假,
   只是将你轻轻拥在我怀里,仰望着蓝色星空,……
   倾听着风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