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晨辉:媒体人的政治面貌不能只满足于“群众”

“我与改革开放四十年”征文

媒体人,即媒体的从业人员,一般是指从事与电视台、新媒体、报刊、电台等有关职业的人,如记者、主播、电视人、电视编导、导播等。通常来说,传媒行业里的制作、设计、业务、策划、推广等职位的人员都可以称得上媒体人。

自己作为一名从业二十多年的老媒体人,先后在报纸、杂志和电视台都做过采编工作,对媒体人的工作非常了解,但也发现由于媒体人的工作性质不坐班,和同事、和单位的联系都比较松散,导致自身的政治诉求不强。但媒体这个职业本身就要求了媒体人必须要讲政治。在中国做一个媒体人,不可能脱离政治。事实上,一个在大学里没有加入执政党的职场人士,成年后只要有积极的愿望,在工作中好好表现,总能有机会使自己的政治面貌脱离“群众”的身份,加入唯一的执政党或者加入八个(我国现有合法的民主党派数量)参政党之一。

任何一个职场人士,作为一个个体,作为一个在社会系统中运转的“部件”,没有组织的引导和指挥,肯定是“自由化”的,是散落的,是孤独的,是盲从的。即便是对政治兴趣不大的人,只要做了媒体人,就必须要关注政治,喜欢政治,爱上政治,同时建立自己的民主诉求,渴望加入组织参政议政,而之前没有加入中国共产党的人,就有理由把目光瞄向民主党派。

作为中国大陆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党,民主党派是除执政党中国共产党以外的八个参政党的统称。分别是: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国民主同盟、中国民主建国会、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国农工民主党、中国致公党、九三学社、台湾民主自治同盟。民革是由原来的国民党留在大陆的亲中共的党员和他们的亲属组成,我加入十多年的民盟则是从事文化和教育为主的知识分子组成,也是八个民主党派里人数最多的,目前在全国大概有20万人。

 
作者在报道会议前签到(中)

各个民主党派都有必须具备一定的学历和职称的硬性门槛,在此前提下,文字写作功底和关心政治的职业历练无疑可以成为入党后的巨大优势。而立足本职工作,从信息搜集做起,乐于奉献精神,发挥民主党派成员的监督监察职能,努力献计献策,积极调研并撰写提案……这些应该是不想让自己的政治诉求式微的每一位公民尤其是媒体人的政治生命的延续。

对比不难看出,中国大陆这些年的经济发展和政治改革都远远好于台湾,大陆自1949年的第一次政治协商会议上确立了八大民主党派,1989年确立了多党合作制度,2007年国务院出台中国政党白皮书等。一系列标志着中国民主进步历程的事件,说明了执政党对参政党的重视,而各个民主党派长期致力于机制建设、能力建设和思想建设,又反过来对国家的民主进程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当然,不排除一些基层组织建设进展缓慢,一些基层党员几乎不问政事,亦很少参加组织活动。但基层组织的主流还是应该肯定。

作者在进行现场采访记录(右)

中国没有反对党、在野党,只有执政党和参政党,中共非常重视作为参政党的各民主党派所起的重要作用,每年党中央主席都会在决策前召开党外人士座谈会,虚心听取意见和建议。而加入民主党派就等于对国家有了一份责任,有了责任就要尽到责任,在参与当中体现价值,提高自身素质和政治把握能力,在参政议政的实践中得到自身的锻炼和成长。我国的民主主要是选举民主和协商民主两种,两种民主相辅相成、相得益彰,协商民主的参加人员更为广泛,所起作用更加巨大,已经纳入到国家政治体制的范围之内。而以合作协商代替内部斗争可以减少内耗,以便大家都能集中精力搞建设。

民主党派人士对自己的要求无疑要高于普通群众,不仅要学会承担社会责任和政治责任,还要在社会观察中重视政治把握,有捕捉社情民意形成信息报送的意识,信息做到有情况、有分析、有建议;还要善于把本职本专业的能力迁移到本党内的参政议政工作上来;还要积极踊跃地参加自己所在党派的活动,开阔视野,对国家大事充分了解,基层党员每一次参加都是一次认识的提高和知识的增长。党员参与组织活动与否是不一样的,就像从事媒体工作,写稿件必须要到现场采访,获得来自一线的真实讯息,这样才能形成鲜活生动的为客观报道准备的一手材料。作为民主党派的一员,只有近距离地听取最新的情况介绍,畅所欲言地进行座谈交流,实实在在地进行调查研究,结合自己的感受和自己所在工作岗位的优势,才能提出有分量的建言献策的内容和研究课题,才能提升参政议政水平,加强自身政治修养。

作者正在采访提问(右)

一个加入组织、成为民主党派一员的媒体人,无疑自身的素质较高,在工作和生活中会更加自律,会“高瞻远瞩”、“审时度势”,会积极地阳光地看待一些存在于角落里的消极面、阴暗面,从而自觉地维护安定团结的局面。这是组织欣慰的,也是政府乐见的。从民主党派的角度,面对崭新的舆论环境、舆论格局,也要在充分认识新媒体、了解新媒体、依靠新媒体的基础上,利用好媒体人的优势,更好地服务于民主党派的建设和发展。

朱晨辉

2018.11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