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筱伊:“五一”劳动节口号孕胜利之果,结民主之花

“五一国际劳动节”是全世界劳动人民共同拥有的节日。在我国历史上“五一”更有特别的含义,发生过一件重大历史事件,它在统一战线和多党合作发展史上、在我国民主政治建设发展史上都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

1948年上半年,抗日战争胜利时中国所面临的“两种命运、两种前途”已泾渭分明,国民党的战事已是强弩之末,蒋介石一意孤行的独裁、专制统治行将被推翻,共产党历来倡导和致力于建立民主联合政府的新政权,随着人民解放战争的迅猛推进而提上议事日程。

值此之际,1948年的“五一”日,中共中央发布了纪念“五一”劳动节口号,“五一”口号一经发布就得到各民主党派以及无党派民主人士积极响应,极大地鼓舞了艰苦斗争中的各民主党派。

5月2日,李济深、沈钧儒与在港的各民主党派代表欢聚一堂,对“五一”口号进行了热烈广泛的讨论。5月5日,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的李济深、何香凝,中国民主同盟的沈钧儒、章伯钧,中国民主促进会的马叙伦、王绍鏊,中国致公党的陈其尤,中国农工党的彭泽民,中国人民救国会的李章达,中国国民党民主促进会的蔡廷锴,三民主义同志联合会的谭平山和无党派民主人士郭沫若,联名致电毛泽东,响应中共“五一”号召,拥护召开新政协。

同一天,他们还向国内各报馆、各团体及全国同胞发出《响应中共“五一”号召的通电》,指出:中共“五一”号召“事关国家民族前途,至为重要。全国人士自宜迅速集中意志,研讨办法,以期根绝反动,实现民主。用特奉达,至希速予策进。”5月7日,台湾民主自治同盟发表《拥护中共“五一”号召告台湾同胞书》。当时在上海处于地下状态的民主建国会中央也于5月23日秘密召开常务理监事会议,通过决议,响应中共“五一”号召。

以下为通电具体内容:

国内外各报馆各团体并转全国同胞公鉴:

南京反动政府,窃权卖国,史无先例。近年与美帝互相勾结,举凡政治、经济、军事、国命所系者,无不俯首听命。破坏政治协商会议,撕毁五大协议,遂使内战延绵,生灵涂炭。今更伪装民主,欲以欺蒙世界。甚至忘国之大仇,同意培植日本侵略势力,使之复活。吾国目前已等于美帝之附庸,全体同胞恐亦将为未来世界大战之牺牲品。同人等日深焦虚,力图对策,盱衡中外,正欲主张。乃读中国共产党“五一”劳动节号召第五项:“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及社会贤达,迅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召集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适合人民时势之要求,尤符同人等之本旨。除电达中共表示同意外,事关国家民族前途,至为重要。全国人士自宜迅速集中意志,研讨办法,以期根绝反动,实现民主。用特奉达,至希速予策进,并盼赐教。
    李济深、何香凝(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沈钧儒、章伯钧(中国民主同盟),马叙伦、王绍鏊(中国民主促进会),陈其尤(致公党),彭泽民(农工民主党),李章达(中国人民救国会),蔡廷锴(国民党民主促进会),谭平山(三民主义同志联合会)和郭沫若(无党无派)。

“五一”劳动节口号标志着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公开自觉地选择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定地走上了新民主主义、社会主义的道路,揭开了我国民主政治建设和政党制度建设的新篇章。

此后,“五一”劳动节口号响彻中华大地,许多代表人物响应中共中央的号召,纷纷到达解放区,参加1949年9月举行的新政协,为建立新中国作出了重大贡献。而召开政治协商会议,成立民主联合政府,建立中国新型政党关系、新中国民主政治建设和政党制度建设的倡议至此拥有了永恒的生命力,“五一”劳动节口号的精神快速生长结出了多党合作的累累硕果。

直至今日,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的实践已经包涵于中国特色政治发展道路之中,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重要组成部分;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的理论已经包涵于中国特色民主政治理论之中,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重要内容。而这一切都是由“五一口号”的发布所奠基的。

民盟东城区委新闻出版总署支部  胡筱伊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