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仲礼主席参加民主党派中央和全国工商联领导人记者会

民主党派中央和全国工商联领导人记者会

3月6日下午3时,民革中央主席万鄂湘、民盟中央主席丁仲礼、民建中央主席郝明金、民进中央主席蔡达峰、农工党中央主席陈竺、致公党中央主席万钢、九三学社中央主席武维华、台盟中央主席苏辉、全国工商联主席高云龙集体亮相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并回答记者提问。

以下是丁仲礼主席参加记者会并回答记者提问部分的视频与文字实录。

大家好!我从三个角度来简要介绍中国民主同盟。中国民主同盟是1941年3月成立,到现在为止已有77年。民盟成立之初有一个宗旨“团结、民主、抗日”。77年来,中国民主同盟同中国共产党紧密地站在一起,为中国的革命、建设与改革都做出了自己应有的贡献。

去年民盟中央换届的时候,栗战书同志代表中共中央致贺词,他对民盟有个评价“三共”,共克时艰、共担风雨、共襄伟业。也就是说在革命时期中国民主同盟同中国共产党共克时艰,在建设时期共担风雨,在改革开放时期共襄伟业。他还有一句评价“中国民主同盟是中国共产党久经考验、亲密合作的友党”,民盟的同志对中共中央的评价感到非常自豪。这是第一个角度。

第二个角度,中国民主同盟到现在为止共有29.5万多盟员。这29万多的盟员中有75%是在教育、文化、科技界工作,文化界、科技界、教育界的比例非常高,有1.9万盟员在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与政协担任代表、委员,其中全国人大代表58人、全国政协委员127人,还有51位两院院士。另外,6位民盟的前辈获得过国家最高科技奖,所以我们比较自豪地说,中国民主同盟人才荟萃。

第三个角度,中国民主同盟77年来形成了自己独到的传统,“奔走国是、关注民生”,还有费孝通先生倡导的“出主意、想办法,做好事、做实事”,我的理解,同中国共产党紧密合作过程中为执政党出主意、想办法,为人民做好事、做实事,这也是民盟的优良传统,我们殷切地希望媒体朋友能够继续支持我们民盟的工作,支持我的工作。谢谢。

新华社记者提问:

最近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习近平总书记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发表两次重要讲话,提出了“新型政党制度”和“四新”要求,我们注意到新当选民建中央主席后不久,郝明金主席就带领部分新任领导干部前往重庆重温了多党合作的历史。请问郝主席您是如何理解总书记提出的“新型政党制度”,民主党派要实现履职尽责有新作为应该怎么做。同时请问丁仲礼主席和万钢主席,3月4日在现场聆听了总书记讲话之后让您印象最深的是什么。谢谢。

丁仲礼:

这次习近平总书记参加的是政协联组会讨论,有民盟、致公党、无党派人士、侨联界委员。听了8位政协委员的发言后,总书记作了重要讲话。刚才这位记者朋友问我什么方面感受最深,我从党派角度来讲,总书记全面系统地阐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特别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这个制度我体会是从四个层面阐述的:

第一个层面,总书记讲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有几个重要制度: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这是我们国家的根本政治制度;还有三个基本政治制度,即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基层群众自治制度。

第二个层面,总书记讲的多党合作制度是中国的创造,是一种政党制度创新。这个制度首先不同于一党制,也不同于西方的多党竞争制,我们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度。总书记用了很多篇幅来讲,其中我印象比较深的一点,他讲到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度在形成过程中有一个历史原因。民主党派大多在上世纪40年代成立,成立过程中都同中国共产党紧密合作。1949年以后,许多民主党派的领导人提出是不是把民主党派取消。当时毛主席认为不合适,还是要长期共存、互相监督,民主党派当时就保留下来了。改革开放以后,邓小平同志又加了8个字,变成16字方针“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

第三个层面,总书记特别强调我们这种多党合作制度有它的特点优势,适合中国的历史、传统和现实。在我国的多党合作制度中,执政党和参政党一起共同为中华民族发展的前途来谋划、来协商,可以为中华民族发展共同努力。

第四个层面,总书记强调了我们的多党合作是一个不断发展、完善的过程。这方面我印象比较深。

香港文汇报、大公报记者提问:

丁主席您好,大家都熟悉您的身份是科学家,您的名字也经常跟科学领域的事件联系在一起。但是今天坐在这里您的身份是新当选的民盟中央主席,从科学家到民盟中央主席,您如何带领民盟履行职能,新上任有没有“三把火”?谢谢。

丁仲礼:

你这个问题可能隐含着说你是科学家可能当不好民盟中央主席。确实,担任民盟中央主席对我来说是一个挑战。诚如你所言,我一直在科技界、教育界工作,应该说做了不少事,但是对统一战线和多党合作等方面的积累还是不够的,所以我首先还是应该学习,学习民主党派老一辈领导人的工作作风与优良传统,向其他民主党派的主席们学习,做好民盟的工作。

同时,我还是有一些基础。一方面,我一直在科技界、教育界工作,我们民盟的盟员很多来自科技界、教育界、文化界,同他们沟通起来还是比较方便的,把他们组织起来履行职责也是比较便利的。另一方面,我是学地质的,在中国科学院这么多年我一直分管资源环境、前沿教育这些学科,所以接触了比较多的不同的学科,尤其对民盟特别关心的一些问题,比如我们现在谈到的民盟接下来要做的长三角一体化调研、教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国家科技创新体系建设等问题的调研,对我还是会有些帮助。

文字来源:人民网